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六合图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六合图

六合图:上海最受欢迎小吃第二名 从不是主角却必不可少

时间:2018-6-24 12:17:59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浏览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和名字一样,鸡鸭血汤这道点心的调性也是直白之极。一碗滚烫的血汤端上来,里面全是料。除了切成小块的鸡鸭血外,还要有切成薄片的鸡鸭肫、肠、心,以及切成块的肝。汤表面飘着一层清亮的油,上面点缀着葱花。  “城隍庙大殿上的鸡鸭血汤,比任何食物都更吸引人。一碗下肚,鲜得来眉毛都要落掉了...

  和名字一样,鸡鸭血汤这道点心的调性也是直白之极。一碗滚烫的血汤端上来,里面全是料。除了切成小块的鸡鸭血外,还要有切成薄片的鸡鸭肫、肠、心,以及切成块的肝。汤表面飘着一层清亮的油,上面点缀着葱花。

  “城隍庙大殿上的鸡鸭血汤,比任何食物都更吸引人。一碗下肚,鲜得来眉毛都要落掉了。”很多老上海脑海中,存着这碗汤的美好回忆。

  鸡鸭血汤的摊子能“力战群雄”

  “鸡鸭血汤”这个名字,朴素直白,不像阳春面、双档,叫起来体面有内涵。

  和名字一样,这道点心的调性也是直白之极。一碗滚烫的血汤端上来,里面全是料。除了切成小块的鸡鸭血外,还要有切成薄片的鸡鸭肫、肠、心,以及切成块的肝。汤表面飘着一层清亮的油,上面点缀着葱花。

  考究点的,再配点黄色的蛋皮丝。这样一来,深红色的血、玉白的肠、绿的葱花,以及黄的蛋皮,使得这道点心另有一个更优雅的名字——“全色血汤”。

  老上海们口中地道的鸡鸭血汤,还要有一枚黄澄澄、小小的鸡蛋子。不过,如今这几乎只是一则江湖传说了,市面上很难觅到。

  血汤一定要吃烫的。无论是血还是汤,都必须保持吃下去“烫心”的热度。一整碗呼哧呼哧下肚,浑身上下都流动着一股暖意,畅快淋漓。

  要是凉了,腥气一浮现,瞬间让人意兴阑珊,寡淡得很。

  讲鸡鸭血汤的故事,肯定绕不过城隍庙大殿前小摊头上卖的那一碗。

  海派民俗专家秦来来就出生在老城隍庙一带。老城隍庙“小吃王国”的氛围,让他对“吃”多了些讲究。

  “当年,松月楼素菜馆有三样王牌:素菜包,用烤麸做的素肉包,还有天下第一的面筋面。现在的人可没这口福喽。”

  “那碗面筋面,自制的水发面筋和着各种香料酱油一道煮,充分吸收调料的鲜香味。一口咬下去,汤水顺着牙齿流下来,鲜美的感觉充满整个口腔!。”

  “还有老同春的酒酿圆子,老松盛的面筋百叶双档,湖滨点心店的葱油开洋拌面,老广东的杏仁茶、叉烧包,老师傅个个都是江湖高手。”

  在秦来来的心目中,老城隍庙有着最本土的上海小吃。而半个世纪前,庙前大殿上以鸡鸭血汤为代表的那一圈小吃摊,更是老城隍庙小吃的精华所在。

  小时候,他每天流连于此。食物的香味、来往的吃客、手脚利索的师傅,构成了他童年记忆里最美好的定格动画。

  那时的大殿就是一个小吃江湖,每个摊头的师傅,都有一样看家本领。比如两面黄、绉纱馄饨、赤豆桂花糖粥等等。

  尽管竞争异常激烈,但鸡鸭血汤的摊子依然能“力战群雄”,吸引众多客人。

  “我最欢喜去的,就是血汤和烤鱿鱼的摊头。五六十年代的时候,烤鱿鱼价格比较贵,要八分到一毛,偶尔吃吃。鸡鸭血汤三分五分钱一碗,经常可以吃到。”

  讲到这碗鸡鸭血汤,秦来来就像跌进时光隧道,一下回到五十年前。“放学后,花三分钱,坐在摊上。一碗血汤端上来,鸡鸭血吃到嘴里,上下颚这么一运动,血‘嘭’地化开来,胡椒粉的辣、鸡油的香、盐的咸、葱花的辛,全部充斥在嘴巴里,一直冲到脑门顶。小时候能吃到这样一碗鸡鸭血汤,用现在的话讲起来,‘味道好极了’。”

  同济大学教授诸大建也挂念着这碗血汤:“城隍庙大殿上的鸡鸭血汤,比任何食物都更吸引人。一碗下肚,鲜得来眉毛都要落掉了。特别是到了过年,年夜饭桌上,我们小孩总归肚皮要留一点,为的是第二天到老城隍庙吃点心去。”

  “这碗鸡鸭血汤里料不多,但鲜味很足,特别是肠子弄得很清爽。大年初一,老城厢人挤人,热闹得很。站在摊头旁边,吃碗血汤,再买串烤鱿鱼,这才是‘白相’城隍庙最原汁原味的方式。”
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福相了知)